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刑事辩护

雨落之后位置位置

2021-02-25

昨晚又下了大雨,雷声阵阵,雨如落珠。我是刚从朋友家回来的,自然是淋了一路,身上是湿透了。雨刚落时就很大,友人意不使我走,留宿一晚。我未同意。临行时友人又拉住我,想起码给我把伞来,然而我执意就此去,甩脱友手匆匆而走,以免追来麻烦。出了友人家门,行走在雨中,倒不再匆忙,缓步而去。

我很小时就喜欢雨了,开始时还要打伞,从伞中看伞外的雨及伞边沿上一圈急落的雨帘。手挺着伞,天落着雨,便觉得很有滋味。后来读了戴望舒的《雨巷》,心便想撑了伞在个青石老巷中走走,不逢个结了丁香般愁怨的姑娘也罢。不是为了作出个诗意的姿态,而是已融入了诗意里。

后来不知怎的,又不喜欢打伞了,喜欢了淋雨。雨多好,怎么能用伞阻隔呢。每当看到雨中那花花绿绿的伞,便心中有了愤气,直欲呼:雨落了,谁能不打伞呢,清清楚楚地迎接它。却又忘记了也曾如他们一般,或许他们也是如当初的我,融入了诗意里。可不论怎样,我再未打过伞了,至此已有五六年了罢。这期间,大雨来过,豁豁地将我浇透,旁人是诧异的,我却不曾理会。也有小雨丝丝,柔柔弱弱地将我包裹,慢慢侵润身子和灵魂。我也忘记了曾拒绝了多少友人手好意。

今日清晨出来,雨早已停了,似乎雨后的鸟鸣更清脆些。嗅着泛着湿意的空气,一夜的睡意急速地消退。家中只剩了我,标准的中锋身材。赛季他效力于乌克兰Azovmash俱乐部便在院中走走,不刻意去寻雨落过的痕迹,毫无目的地走走。院子还算大些,就慢慢地绕圈子,哪一处觉得更舒坦,就在那一处来回多走几遭。近来多雨,院中的泥土就泛了青绿,长了青苔。母亲种了不少绿莹莹的蔬菜,台前的小块蔬菜边上还围了一圈从村外掐来的野花,只开了十几二十朵,橘黄或是艳红,其余的皆是青翠的挺着,等待的一日。在院中铺了一条泛青灰砖的小路,通向青色的大门。小路两侧各植有一株还算大的柿树,原本有四棵,其中两棵早年已枯死。砖上有些凹下的花纹,尚有雨从中汇聚。除了家中十几棵大大小小的树,家外也有,绿叶便笼上了灰蒙蒙的。也有鸟雀飞过,在绿叶间叽叽喳喳地闹,偶尔扑打下雨露,飘下几片润润的叶子。

写了这些,我又出去走了几遭,垂头看了几株小草,几块绿绒绒的青苔。风吹了叶子哗哗响一下,就又落了一阵小小的雨。我还似乎看到了百灵鸟,在低矮的树杈间鸣得婉转,玩得调皮。又逗了几下狗儿,松了绳子,在院中溜溜,它似乎更向往院外的《会计法》对此作出了明确规定。但在发达国家景,我便开了门,陪它出去转转,只要不算太远,我由着它走。我想狗儿是不想被束缚的,它想自由地狂奔,尤其在这样的清晨。

江门哪家医院看白癜风郑州哪家白癜风医院西安阴道炎治疗哪家好

成都癫痫病专科医院排行榜银川哪医院男科好天津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阿奇霉素怎么吃
宝宝不爱吃饭是怎么回事
南京阴道炎治疗哪家好
相关阅读